销魂小妾 第十章 – 楼采凝 – 搜狗小说

销魂小妾 第十章 – 楼采凝 – 搜狗小说

但是,佐尚羽仍然待在屋内陪着她,不愿离开。他想弄明白,她刚刚昏沉时对他说的那些话究竟代表着什么?

“是的,侯爷。”林冲依命坐下,而后又道:“您吩咐的事我已去办了,刚刚问过盈香,她亲口承认去找过微沙姑娘,也承认骗她您要娶她为正室。”

难怪了,难怪单微沙会不动声色地离开他,难怪她会在身无分文、不带任何东西的情况下离开侯王府?

“对了,乔郡与八王爷已在皇上面前招供了,他们早和契丹那些狗贼暗中勾结,已出卖了我国不少秘密。”

“皇上大震怒,已经打算将他们带到佐将军的牌位前正法。”林冲也开心地咧开嘴说:“这下佐将军在地下可以瞑目了。”

“是啊!”佐尚羽暗自吐了一口气。“好了,你也辛苦了好一阵子,时辰不早了,你回去休息吧!”

想不到微沙姑娘这么傻,被盈香两三句话就给唬住了,还当真打算离他们而去,还好侯爷将她寻了回来,否则,若发生什么意外,那不就上了大当?

其实,侯爷对她还真的很好,自从将她抱回府邸之后,他便废寝忘食的照顾着她,就连香儿想要替个手他都不答应。

“她已经服了药,也已退了烧,今晚不会有事,你可以退下了。”佐尚羽揉揉太阳穴,话虽这么说,但是,心底仍在为她的安危担心,大夫说了今晚是关键,若她不清醒的话,那就麻烦了。

“侯爷,能否让香儿进来一下,刚刚香儿去祠堂里将微沙姑娘的东西整理好带过来,现在正拿在手上呢!”香儿看了看自己手上沉甸甸的一箱东西。

香儿依令推开房门,轻手轻脚的走进屋内,将东西搁在桌上,这才又道:“东西都在这儿,香儿退下了。”

他慢慢睁开眼,英武的刚冷脸庞凝成一道冷硬的线条,五官深邃苍悍,一双眼却冷如夜炬般的凝视着窗外头的一缕星光,心底祈求着上苍能帮助单微沙度过今晚的劫难。

他起身打算入内室看看她的状况,然而,就在他站起的刹那,他双眸余光一瞥,突然看到香儿送来的那只纸箱中有一条熟悉的手绢!

他赶紧伸手取来,发觉自己的手竟在发抖……这个绣框他也认得,那是单微沙时常拽在手上刺绣的东西,这两朵荷花他更是熟悉,虽然还有几瓣叶未绣好,但是,已和他身上这条随身携带的帕绢上的荷花一模一样,难道……她就是那位救他的姑娘?!

他立即快步地走到单微沙的身边,忍不住问道:“微沙,你快点告诉我,当初那个牺牲自己清白,而救我一命的女子是否真是你?”

“你醒了!你真的醒了!”佐尚羽立刻漾出一丝笑容,赶紧抓住她的小手,炽热的眼神凝在她的小脸上瞬间不移。单微沙的睫毛这才又捩动了两下,缓缓地睁开眼看着他,“是你!”

“没错!就是我,我一直没有离开你。”佐尚羽眯起眼,低沉慵懒的嗓音突然穿过她的耳还有心,在她心底划过一道温柔的热流。

“我……我怎么了……”她急忙想坐起来,但是,脑中又感到一阵混沌与晕眩,让她又力不从心地躺下。

“你穿着一身单薄的衣裳,趁夜从后门溜出府,受了风寒,病了,你难道不知道?”

经他这么一提,单微沙才猛然想起,她紧张地问:“不要休我,你不能赶我回去,求你……我求求你……”

望着他那张俊美得令人屏息的五官,单微沙的细眉渐渐锁拢,“只要你不休了我,你要我做什么……我都愿意……”说着,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,笑容已不再出现在她的脸上。

“你这个小傻瓜,我怎么会休了你,又怎么会不要你?你是我的妻子,今生今世我佐尚羽惟一的妻子,我这么说你到底懂了没有?”

“不娶。”他的眼波澜不兴地凝住她,上扬的嘴角蓄满柔柔的笑,“即使是要娶,我也只会娶一位叫单微沙的姑娘。”

佐尚羽托起她的小脸,炽烫的眸中闪着不容错辨的坚决,“我已决定要将你扶正,那你呢,肯不肯原谅我?原谅我这个不分青红皂白,便随意将你定罪的男人?”

他蹙着一双浓眉,灿亮的眸光倏然变黯,这时,他从衣襟中掏出那条手绢,递在她眼前,“是你救了我吧?一定是的对不对?既然是你,你为什么不肯早点告诉我?”

单微沙这下子才恍然明白,她止不住地发出一阵轻笑,“当初你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,无论我怎么说你永远都不相信,而如今,你就只单凭一条手绢就认为我是那个救你的女孩,会不会太草率了?”

在单微沙的心底有一股说不出的苦闷,如今她才知道,他之所以要扶正她就是因为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而已。

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拿这份恩情向他索取任何代价,他这么做只会更伤她的心……“这条手绢是出自你的手,我相信那个人必定就是你,一定就是你!”他专注地看着她。

单微沙怔忡的大眼悄然瞅住他那凌厉的眼神,吐气如兰地说道:“没错是我……但是,你也不必因为报恩强迫自己接受我。”

“我不会为了报恩而改变对人的态度,你这个小脑袋给我想清楚,我绝不是为了报恩!”他认真地又说:“倘若救我的人不是你,我依然会想尽办法找到她,但是,我绝不会拿自己的感情当作答谢。”

“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那是因为我爱你啊!头一回在汴梁城外救了你,看着你不畏死地紧紧守护着手上的那个锦盒,那时候我就为你的勇气所折服,然后,再与你交谈后,发觉你真是个不一样的女孩子,也因此渐渐为你着迷。”他柔声笑起,执起她的手紧紧交握。

单微沙不可置信地睁大眸子,掩嘴抽息,“可是,你对我好凶,我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出你喜欢我?”

“傻瓜,那是因为我吃味,吃乔郡的醋,实在很对不起,我那天不该那么对你,让你被乔郡给……”

单微沙连忙伸手抵住他的唇,轻轻一笑,“别说了,我懂你的意思,其实,我该谢谢你那么对我,我才能逃过和乔郡的那场婚约。”

“当初我就是为了逃婚,才千里迢迢从临山县逃到远在丰山的舅舅家里,那时候我心里打着如意算盘,心想,乔郡再怎么猜也猜不到我会跑到那种兵荒马乱的地方。”她悠悠说来。

“原来如此!”佐尚羽拍额大笑,“也就是因为如此,你才有机会救了我,对不对?”

想到自己当初还因此误会了她的清白,诬陷她与乔郡有勾结,佐尚羽就忍不住为她心疼,更气自己的莽撞和无理。

“还不是因为你,若不是因为你如此,我也不会陷入这种困境。”单微沙一想到这儿,就禁不住地噘起小嘴,冷冷地撤他一眼。

“那天救了你回去之后,我满身是血,任谁看了都会起疑,舅母逼问我我不肯说,她……她居然把我带去验身,害我……害我……”说到这儿,单微沙又忍不住低泣出声。

“他们说我已失身,逼问我对方是谁,我不说,舅母便嫌我肮脏,就将我送返临山县的家中,爹爹一气之下,就逼着我嫁……”

单微沙猛然被他揽进怀中,轻轻抚弄着她的背脊。他嗓音微嘶道:“是我不好,都是我不好,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承受这种苦。”

他轻揉她的背脊,语意中净是心疼与愧究,灼热的唇紧贴她的耳畔喃语,“是我不好,只知将对乔郡的所有恨意转嫁到你身上,却不知你才是最无辜的一个。”

“讨厌你还可能纳你为妾吗?这还不是希望能永远绑着你,而“妾”只是为了说服自己这只是复仇不带任何感情。但我却骗不了自己,那深藏在胸中的这颗心早已为你所网罗。”

“我爱她?!”他是曾经沉迷在她的调情的媚态过,但那不是爱,这是他所确定的。

眼底含着委屈十足的泪水,她轻轻扬起小脸,看向他,“那天……你身受重伤,昏迷不醒的那天……与我……与我相拥时,口中喊的全是盈香这两个字……”

说到这儿,她已难堪地回过身,贝齿轻嗫着下唇,含泪的低泣问语交错在这破碎的字里行间。

“吃醋了?”他赫然发出一阵轻笑,那肆然又恣意的模样让单微沙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有丝毫的愧色。

“我才没吃醋。”单微沙用力地回过身,却不注意给动到被扭伤的脚踝。“啊……好痛……”

“别碰我上她也赌气了,想想自己委曲求全了那么久,也差点儿死了一次,才不要再继续这么软弱下去。

这个男人不老实,他喜欢的人明明是盈香,在她面前又不敢承认,这是为了什么?

佐尚羽也火大了,对她太好,她竟一点儿也不懂珍惜,还拿自己的安危来逼迫他?

忽地,他压下上身,制住她妄动的身子,“小心点儿,你不但脚受了伤,还挺个大肚子,这么莽撞怎么行?”

他紧抓住她挥舞的小手!“你肚子里的孩子本就是我的,以前是我笨、是我该死,才会误解你,你怎么可以这么气我呢?”

佐尚羽勾住她纤柔的下巴,“把我气死了你又没好处,到时候你得为我守寡,这种日子可是很寂寞的。”他的嘴畔忽而划开一丝诡谲的笑痕。

佐尚羽将她压缚在身下,却尽量温柔得不贴近她的肚子,“若真的对我无心,当初又何需顾及我而让自己受伤?”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他的体温好热,灼得她的小脸都热了。

“其实,盈香她只是我过去的一个女伴,当时之所以会喊她的名字,可能是因为她那时是与我最贴近的女人。”他低哑地轻诉。

“那现在……你……”她可怜兮兮地扬睫凝睇着他一脸正经,泪影似乎在眼角晃动。

“我现在只爱你这个动辄流泪、柔若甫柳的小妻子。”他说着,大手已覆上她柔软的娇胴。

“做相公的爱抚自己的妻子是应该的。”他低哑地笑说,轻俯下身以热唇去温暖她冰凉的唇瓣。

“可……可她也跟了你了不是吗?你总不能就这么遗弃她?”单微沙的一双小拳头抵在他胸前,强迫自己不理出个是非曲直,绝不会再迷陷于他的手段中。

“她虽是名舞娘,却也兼差卖身,你懂我的意思了吧?”佐尚羽搂进她,逼她看着他说:“男人都是有需求的,所以,当初我只好找上她,但现在我有了你,绝不会再找上任何女人。”

“哎呀!那……那只是为了激怒你,我一直以为你心底放得下的只有乔郡,所以,才找她来演一场戏,可我发誓,有了你之后,我与她之间就一直保持着清白。”

他深叹了一口气,活了这么大把年纪,还头一回与一个女人为“欲望”这两个字解释那么多,真不知这个傻气的丫头能听懂几分?

“真的?”她虽然相信了他的话,却又不愿意那么容易就饶过他,她至少也得让这个傲气的男人多对她低声下气一阵子。

她羞赧地笑了笑,那红嫣嫣的双腮与柔媚的笑意,让佐尚羽不禁动了心。他立刻将她拥入怀,以阳刚有力的身躯环绕住她柔软的娇躯,张大的手掌探进她的衣下,揉上她浑圆的肚子。

这是他第一次抚触她的腹部,以前他想,但却不敢,就因为乔郡这个疙瘩让他无法释怀……他不是圣人,当真无法承受自己所爱的女人孕育着其他男人的孩子。

而如今不同了,他明明白白的知道这腹中的小生命是自己的,那种父子血亲的感觉让他顿时觉得自己的责任加重了。

粗实的手心平贴在她光滑如丝的腹部肌肤,缓缓往上罩住她高耸弹性的乳房,满意的低头看着她轻颤吟哦的热情反应。

难怪人家会说,怀孕中的女人是最美的……佐尚羽激切的双手热情的探索,使单微沙无助、脆弱地呻吟,可他的唇却乘机有力地在她胸前落下,含吮住她的一只蕾丘。

他一寸寸征服了她的意念,让她的身子在他怀中酥软、发颤,但佐尚羽知道他不能太狂野,因为,她的身子是如此娇小,还有孕在身……这……他真担心自己会克制不了!

“对不起,微沙,我不该……”他猛摇头,强迫自己从她的娇躯中回神,应该是自己为她做点儿事的时候,他不能一味地伤害她。

佐尚羽才刚起身,却被单微沙给勾住后颈,拉回她身上,在他胸前呢喃,“别……别走……求你别走……”

单微沙别开小脸,缩起身子,抿抿唇道:“你……你已好久不曾碰我了,我知道……我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很丑……”

“乱说,我哪时候嫌你丑了?”天!如今他还真是百口莫辩——他可是因为心疼她,才强迫自己不去碰她的呀!

“我现在这副大腹便便的模样丑极了,我自己知道,你不用安慰我。”她低垂蛲首,那柔柔嗲嗲的嗓音几乎戳痛了佐尚羽的心肺。

他鼻间闻到的净是她迷人的幽香,还有,那在他胸膛上滑动的两座小山更是击溃了他的自制力!

天老爷!她不能再这样了……“你明白的。”她噘起小嘴儿,轻触了一下他刚毅的下巴。

“你——我会伤了你……”他倨傲的轻轻抽动了一下嘴角。她可知他是因禁欲太久,深怕这一发泄便会一发不可收拾。

既然知道良人亦是爱她的,她再也不要以害羞去面对他,她一定要做个让他无法嫌弃,更深爱的女人。

她往下一钻,埋进他的身下,小嘴沿着他胸开始往下滑移;佐尚羽双手撑在她上面,浑身一僵,被她舔洗得四肢发软,却又不能失控地往下压伤了她,这……老天!这真是一大煎熬——“女人,你在做什么?”

不行!反正他已被她调戏得如箭在弦,不得不发,何苦还被她玩弄在手掌心中?于是他一个移动,与她的小脸面对面,“你真要?”

佐尚羽深吸了一口气,立即俯身含住她一只俏挺的乳尖,并用膝盖顶开她修长的双腿,一时间,单微沙不禁因紧张而稍稍犹疑了一下!

望着他那双黑眸精光的瞳仁,她的呼吸先是一窒,随即深吸了一口气,自动地张开自己紧绷的大腿。

佐尚羽释然一笑,在他娴熟的爱抚下,单微沙早已气喘吁吁,将自己的所有全部交给他。

这次的他没有以往的霸气、剽悍,有的只是柔柔蜜蜜的对待……“羽……你——你爱我吗?”她羞怯地仰起泛红的脸蛋,轻声带喘地问他。

“别……你好坏,人家要!”她痛苦地扭着身子,那因怀孕而更为膨胀的胸脯也轻轻荡漾着,那阵阵乳波几乎迷乱了他的神志。

“爱……我知道你爱我,可……现在,我要你更爱我……”单微沙对他娇柔的一笑,恶意地以臀绕起圈,折磨着他。

他再也无法自拔的深陷,今夜他是彻底输给了他的小娘子,而这辈子,他也将只会为她销魂痴迷……

《销魂小妾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搜狗小说转载收集销魂小妾最新章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